--------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5-03

打算复活了~!!!!地狱的期中终了!

期中考试完结了,,,感觉一下子放松了,简直要飞起来一样!
所以我打算复活了..不论什么形式都好(根本就没有形式吧)
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再次操起来!

话说我真是一个挖坑能手呢....(要对刚才说的负责啊,,,,)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eme : 日記
genre : 日記

2007-11-18

學期內小休止...

這個事情是我不在意滴~~~
那就是明天是我生日11.19....
可惜連我自己都沒有感覺了.
悲哀.很悲哀...(捶地)


正文:
由于在校住宿等等原因啦..
文的連載和BLOG的更新什麽的只能推遲了.大概要什麽時候再次連載我也說不准...
只要能找到時間.我就不會放棄!!!所以說雖然說是休止.但下個星期突然又蹦上發東西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我這人...)

其實大概要趕的話土方篇的內容我會在稿子裏做些修改什麽的.確實是寫起來比銀時篇要辛苦和篇幅要更加長的故事啊!!!
新加的人物有不少.但幾乎不怎麽出...(那你還說來幹嘛!!!)

還是鞠躬...抱歉了各位



上星期的卷子SLEEP!!
8.jpg



局部的放大..我逃跑了..
8.jpg



下面呢.我想把萬聖節的圖也放上來好了(是半成品)
因爲是鼠繪.所以艱辛是可以想象的吧(你懶)
效果還是不理想...
8.jpg



P.S.我發現我发图一點都不應景啊!!!!!!!!而且已经到了离谱的地步了!!!
混蛋讓我去死!

2007-11-18

土方特制猪扒,你要吃吗?

這次給大家送上的是.....土方特制豬扒!!!(我是全部都消滅了喲)
什麽,你說沒有飯?這個....請自己去盛吧.
如果說是像大便什麽的..也請自行切腹吧!=皿=DSC00078.jpg


我那混帳而可愛的學校生活讓我無語.
下面是我亂七八糟的桌子,當然啦...它一天一個樣.
不過怎麽說都還有有一點是不變的.

絕.對.不會整潔哦
0.jpg


在這樣的氣氛下.教室很和諧
3.jpg



我說的是宿舍生活!!!在教室裏面的那是獄煉吧..修羅場我的級別還遠遠不夠呢!

玄關內就是這個樣子.
DSC00011.jpg

地面鋪上的類似幼兒園常見圖案的塑料地毯.
幹脆把403號改名爲春田花花幼稚園?

這個是我們在宿舍開的小花(這個形容似乎太華麗了點= =)
奈落之花吧...去聞聞看.一定會倒的..現在在下是看到都隱約的聞到了臭味
5.jpg


落在陽台地面的小小彩虹.真的很可愛~!(那個頭是我)
4.jpg


在板上很有聊的落书...当然还是银桑大好
7.jpg

颜色不知道为什么照起来不统一的.果然手机是垃圾=''=
8.jpg



P.S.好久都没有在这里弄BLOG发现FC2要比之前先进很多啊!
发现其实这些照片真的是很有意思的~(笑)
2007-10-02

不好意思还是要说,把以前弄过的图放上来作纪念吧!

把发到坛子而没有发到这里的图都集中一下……那个,妈妈啊
我以后也不会那么草率就出这样的败笔了……PS出来后草稿比他们各个都强啊!

话说这个是某穿越的同人……只PS了一个。我就是用红色贺蓝色线条给画的


BLOG



BLOG



早期的作品……说来是什么时候的呢?白夜叉还是万岁啊

BLOG



本子上面连载同人的时候画的。很随便的半身像


神乐MM(这个扫坏了)
BLOG



少年土方可真英俊啊
BLOG


美化过的?不。。。我觉得他一定是这么帅的>/////<
BLOG




这个是更早的时候P出来的.摸索着真的很辛苦啊!

BLOG




还有些P都没有P过的原稿...就算了吧.
有机会一定会放上更好的!!!


2007-10-02

一日副长,一日万事屋(3次更新)我在拖稿挖坑的路上越走越远

銀醬也要迎來了又一個生日了!好興奮好高興啊!
10月10日萌啊!雙十賀的話我極度想出圖或者新的文的……無奈時間太有限
只有3天在家啊!還有作業!
難道只能默默?我不要啊不要啊~~~!!!(飙淚奔去)



那啥…對了…我要下跪啊!!!
這麽久沒有更新我去切腹好了…TT皿TT
大家我對不起你們!!!(淚奔)

學業好繁重...學校又米電腦...實在是沒有辦法說...
話說...其實這個長篇我是只完成了一半..還有另一半啊!!!
這個就算銀時篇完結了.下面要連載的,是土方的大活躍!



感謝各位支持....我,我會繼續敲的..











下面正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銀時和沖田沖到近藤所在的地方----水池旁。近藤很艱難地從地上站起,搖晃了一下,非常不穩當。他伸出右手對他們作出“止步”的動作,左手捂住自己的肚子。


“別,別過來了……”近藤的聲音在顫抖,看樣子受傷不淺。


“近藤局長!你沒問題嗎?我們不能就這麽走啊!”沖田激動道,不打算離開這裏。

銀時看著近藤,他大概已經猜到近藤接下來要說什麽。

“別管我!我暫時不能去了……阿妙,阿妙她會有危險的!我沒事,只是被打了一拳在肚子上……而且,呵……快叫上山崎一起去吧!”

近藤擠出勉強的笑容,執意讓他們先走。銀時在不遠處拾起近藤的對講機,帶著淡淡地笑意將它遞給近藤。

“大猩猩,這是我在這裏第一次任務,也是最後一次了……大概。無論如何我都想出色地完成。對講機拿著,一有情況就告訴我們。”

“一定!我會趕過來!”接過對講機,近藤似乎松了一口氣。

“在你來之前,他早就被捕了喲。快走吧!總一郎!”

“……是總悟!”

目送銀時和沖田離開,近藤終于支持不住地跪在地上。雙手捂著肚子,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可惡,真不得了啊。疼痛可以持續那麽長時間……那人……銀時、總悟,你們一定要小心啊。”


銀時和沖田很快到達了已確定得小偷作案地點——阿妙家晾衣服的架子旁(汗)看到架子上沒有任何衣物丟失,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山崎還不知道嗎?快把他叫來吧!”

沖田早已拿起對講機了。

“山崎!收到嗎?這裏是沖田!”

“收到!這裏是山崎!”山崎的聲音很快傳來。

“快些過來,小偷已經來了!”

“是!”山崎很快回複。

山崎很快就趕過來了,步伐匆忙,也露出幾分緊張的神色。沖田看了看,嘴角上揚起來。

“發生什麽了?”

“沒什麽,只是想要消滅一只小蟲子罷了。”

“什……”


山崎的話還沒有說完,沖田就迅速拔刀向他砍去,山崎很快躲閃開,似乎這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銀時看的驚呆了,想趕快組織沖田。沖田好像知道似的,很快向銀時使了一個眼色,使他立即明白了過來。


“你,你這是幹什麽啊!想鍛煉身手嗎?!”
山崎對著沖田大喊,一臉的不解。

“別裝了,你是何等人物,快報上名來吧!我倒是要見識見識是誰這麽大膽敢欺騙大爺我!”

沖田拿起刀指著他,他本是充滿了疑惑不解的臉轉而變爲充滿危險的笑臉。


“哼,你怎麽知道我不是他?”

“你的球拍呢?這不像他作風啊……啊,有時候他也按照紀律不帶球拍的……啊,這樣怎麽說呢!我就是知道!”


“呵,我還以爲我已經僞裝得很好了,沒想到這麽快就被識破。”

“直覺吧,山崎跟著我們這麽多年了,憑感覺就可以確定。能這麽接近完美地僞裝,你是一個忍者吧,爲什麽要做這麽沒皮沒臉的事情?!”沖田的刀依然直指他。

“這你不用管!乖乖被我打倒吧!你們真選組也太容易對付了,我一下子就放倒了你們其中的兩個。”將“山崎”的僞裝撕去,果然是一身適合隱藏在夜的忍者服(可不是白天做案嗎?爲什麽?別問我……),他蒙著面,看不出模樣。


“少廢話!竟敢放倒真選組的同伴!管你忍者還是叉燒!我也要將你打倒!”銀時也拔出刀,跟沖田一起直指衣忍者。


同伴?老板你……


老板……不是叉燒啦,是小偷……



沖田有點感動,才一日任期(人妻?= =++)……就已經將我們看成是同伴,雖然不是真正的組員……不,老板是很早以前。就把我們當同伴了吧。大概。

“哼哼,有意思。兩個一起上吧!”衣忍者也擺好架勢准備迎擊。

“那麽我們來大幹一場吧!總悟!”

“是總一郎!啊,不對……是總悟……”


衣忍者雙手從腰間抽出手裏劍,將一支射向銀時,另一支射向沖田。銀時和沖田立即用刀擋下,發出很大的金屬碰撞聲。

“嗚!這家夥手勁真大!”沖田不禁道。

感覺刀子收到很強烈的震撼,兩人都不敢掉以輕心。也許他再用些力,刀子也難保。

“你們這些武士要是斷了刀就什麽用處都沒有了!手裏劍的速度還可以加大哦,快到你們想躲也躲不開,只能用刀子來擋住。所以——你們只有兩條路走。一條是被我的手裏劍刺傷,第二條是刀子斷了仍被我的手裏劍刺傷。咦?結果都是一樣哩。”

衣忍著用嘲弄的語氣對他們說,銀時與沖田聽後,不禁露出笑容。

“呵呵,我以爲只有我們看扁了你,沒有想到你把我們看得更扁啊!我可是速度見長的真選組第一劍士。我們可沒有你想得那麽差勁哦。”沖田把刀子收回刀鞘,同時銀時也把刀子收回了刀鞘。

“我的速度也不差啊,被自己人看扁真是一件令人生氣的事情啊!”

“你們!可惡!我要讓你們後悔!!!”

衣忍者大喝著將腰間的手裏劍全部射出,像雨點一樣射向他們。銀時與沖田在他射出手裏劍的瞬間看清了手裏劍的方向,幾乎是同時向中間躲閃,並肩站在了一起。

“看來不拿出刀和你們硬碰硬是沒有辦法了。”
抽出一把便攜太刀,衣忍者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看來不馬上打倒你,就不能下班咯。放心,我只用刀背砍。”

銀時用死魚眼看著衣忍者,有氣無力地說,這讓衣忍者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地情緒又開始波動了。不過的確,經過好幾番折騰,銀時早就想好好休息了,可無奈半路跑出程咬金。

“乒——!!”

憤怒的衣忍者與銀時的刀對上了,兩人之間兩刀交叉,不斷發出“咯咯咯”的摩擦聲,仿佛要崩出火花。

“切,你也不嘛……”

銀時的額角滲出幾滴汗珠,充滿自信的表情始終挂在臉上。因爲用力,手與刀子不斷地顫抖著。

“我可是前禦庭番衆的啊!!!”

衣忍者說完,向後退了一步。幾乎是同時,銀時也向後退了一步。相互交叉的兩把刀此時隔開了大概3米的距離,兩人對峙著,誰也不敢輕易挪動一步。銀時看到衣忍者似乎在認真思考著什麽,他用余光看著在一旁看戲的沖田,沒好氣地說道,“喂!你不上嗎?”

“不了,在這裏看老板戰鬥多有意思。”

“喂!!!你別抱著旁觀者的態度看待這事啊!別看我這樣,也會累的啊!!!”

“旁觀者清!這件事對我而言——什麽關系也沒有~”

“都說不要抱著旁觀者的態度了!難道你是故意的?!”

“好吧好吧……我也想去鍛煉鍛煉了。”

沖田將搭在肩頭的刀放下,慢慢走近衣忍者。衣忍者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恐懼。


啧,爲了這兩個家夥浪費了太多時間。太不值得了。如果兩個一起來我還能應付嗎?沒想到他們這麽強悍!雖然逃跑不符合我的作風,但爲了把損失降到最小,也唯有出此下策。好,就趁現在。


這些在衣忍者的腦海一閃而過後,他立刻將手伸進領口一側。

“怎麽,不動手了?”沖田疑惑地看著他。

“哼!大爺我也沒有時間陪你們玩了!下次再見吧,下次、下次一定馬上放倒你們!你們等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衣忍者拿出一個煙霧彈,說完就往地上一擲。周圍瞬間變成一片可見度爲零的迷霧。只能聽見衣忍者的小聲由近至遠地逝去。

“別跑!!!你這……咳,咳,咳!”

銀時想追著衣忍者跑出去,可理智阻止了他。在一片不知自我方向的煙霧中魯莽地到處跑實在不明智,如果衣忍者還在,這樣就極有可能受到攻擊。他也惟有站在原地等煙霧散去。


“嘿嘿,他們沒有發現我在害怕吧,一定是的。啊咧,我是在害怕嗎?不管吧……我就連逃跑也這麽潇灑啊~”

朝著早已選擇好的退路跑去,衣忍者開始沾沾自喜起來。前方漸漸明朗起來,快要跑出煙霧圈了。

“嘿呀——?!”

讓衣忍者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他只感覺雙腳被什麽絆到而離開了地面。


哦,我在飛……什麽?在飛?!


由于奔跑的速度太快(忍者的速度請自行想象)慣性也非常大= =,他飛出十幾米遠,最後結結實實地撞到了阿妙家道場的圍牆,然後慢慢滑落下來。


衣忍者感覺腦袋“嗡”的一聲,不能在思考了。身體也像散架了一樣,不得動彈。

“呵呵呵~最後還是給我逮著了啊。小賊,你是嫌命長了吧~”

聲音是阿妙發出的,她放下手中的繩索(剛剛就是用這個來絆倒衣忍者的)她不緊張不慢地從一邊走出來,眼神裏透露出一股強烈殺氣,衣忍者艱難地擡起頭,頂著讓人透不過氣的壓力向上看。然而,他後悔了……


道場內——


“說!爲什麽要做這麽猥瑣的事情啊!!!”

阿妙居高臨下地對已經被她打得沒有一處不是慘不忍睹並且五花大綁的衣忍者說。銀時和沖田在一旁竊笑,引得衣忍者陣陣不爽。但無奈,在自以爲華麗地退場後居然被人用如何低級的手段拿下(其實不低級,而且相當高級……因爲整個道場已經安裝了無數針孔監視器,阿妙就是這樣獲取衣忍者逃走的信息的)。他只得屈辱地敗在衆人面前,並且老實交代了。

“這、這也是不得已的。家父身患絕症,而他唯一的夙願就是……就是收集九百九十九條年輕女孩的……”

衣忍者被揭下面罩,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左右,長得也頗爲俊朗。怎麽看也不像會是做這樣事情的人,他有點結巴地把不像原因的原因說完,臉居然紅起來,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誰相信你啊!這麽個搪塞的理由你要把它吞下去哦!要編也要編一個
比較像樣的吧!還把自己的父親也拖下水。唉,現在的年輕人。”銀時吐糟衣忍者,但衣忍者卻十分認真地對他們說:“請相信我!請看我的眼睛!”

“我只看到一片混沌啊混蛋!不,那是洞啊,會把所有的女孩子的內衣都吸進去的洞!”沖田也來吐糟,銀時認真地點頭附和,顯然他們很想好好整整這個衣忍者(果然是超S組合)。

“你說的,是真的嗎?”

阿妙將語氣放溫和了,看著他的眼神,聽他說的並不像是在撒謊。

“是真的,小姐。我父親是個有古怪癖好的人。因爲他的癖好,母親早早離開了家,沒有任何消息。我是由父親一手拉扯大,從小就接受禦庭番的忍者訓練,他在訓練上對我非常嚴格,在生活中又是一個慈父,雖然他又這樣那樣的缺點,他還是我最親最愛的人……想要盡孝心,哪怕會遭到所有人的唾棄也在所不辭。”


衣忍者說到動情出竟然流出眼淚,神色悲傷起來。

“啊,不好意思。說了這麽多不應該說的。”

阿妙輕輕搖頭,走到衣忍者身後。銀時與沖田此時都不說話了,看著阿妙的舉動。近藤也不解,輕聲道:“阿妙小姐……你……”

阿妙把衣忍者身上的繩子解開,一圈又一圈的繩子散落在塌塌米上。衣忍者也不解地看著阿妙。

“就這麽放了我嗎?我是個小偷,不怕我還來這裏?”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你不是賊。頂多是個孝順的兒子罷了,”阿妙微笑著,語氣十分溫和,衣忍者有些感動,阿妙繼續未完的話,“不過……就算你要貫徹孝道,也不能因爲這個傷害無辜的人。最重要的是,在你父親最後的時間裏,身邊沒有最愛的兒子,他會滿足地離開嗎?畢竟是兒子,骨肉相連的兒子啊。他最需要的,不是什麽內衣褲,一定是想要你在他身邊守著他,讓他看著你啊!”
衣忍者的內心強烈地動搖了,可他依舊有些不相信自己所作地一切都是錯誤的。

“可是,父親他……他的夙願。他所說的夙願……”

“他啊,一定是個不善于表達的人吧。這樣的癖好,到最後,也不顯得重要了。最重要的東西,要最關鍵的時刻才可以明白,最重要的東西,也是到了最後才想要緊緊抓住。在你父親心靈的深處,最重要的,最明亮的那一顆星,一定就是你啊!”

“小姐……”衣忍者不要迷惑了,他站起來,對大家深深鞠躬,“給大家帶來了這麽多傷害和麻煩真的非常對不起!我願意投案自首,你們拘捕我吧!”


“算啦,如果你答應不再犯。我們就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不再追究你的刑事責任了。是吧,阿妙~”近藤笑著對衣忍者說,既然是近藤發話了,那麽銀時和沖田也不好再說什麽了。其實大家知道,這樣討好阿妙也是非常好的(大家不要這麽想啊!近藤也是很善良的不是?)。


“謝謝你!你的恩情我一定不會忘記的!”衣忍者再鞠了一躬,阿妙心裏也暗暗地感謝近藤,但沒有開口。


“那麽,有空可以帶我去看望你父親嗎?”阿妙溫柔地問道,衣忍者臉不禁微微一紅。

“當、當然沒有問題。家父也一定會高興的。”

“是的話那便太好了!”

“阿妙去的話我也一定要去!”近藤看著用眼神交流的兩人,心中升起
一股小小的無名火。

“大猩猩就回你動物園呆著吧!”阿妙依然是毫不客氣。


“阿妙小姐——你怎麽可以這樣對待我啊~~!!”






回到江戶的某大街——




“唉——腰酸背痛死了,今天真累啊。雖然時間不長……可是怎麽覺得
過了一個世紀!”銀時一邊用左手捶打自己的右肩,一說說。此時他和沖田正朝真選組的方向走去。時間尚早,大地依然滾燙滾燙,近藤執意要留在阿妙的道場(放不下心)。沖田突然停住腳步,像是想到了什麽。


“怎麽了?”銀時問。

“好像忘記了什麽,但記不起來了。”

“錯覺吧,是你被太陽烤糊塗了?面包超人遇到這樣的天氣也會糊的。快回去吧!”銀時擺擺手,像是想把沖田“多余”的想法驅走一樣。

“是哦,鹹魚超人也會焦。走吧。”


“錯!是鹹蛋超人吧!”






此時道場的小院——




“咦?這裏是……我這是……”

山崎大汗淋漓地仰面躺在草地上,身上豈剩下一條褲衩。半晌,他像忽然明白了什麽似的一下子從地面站起。大喊:“有情況啊——!!!”


可憐的山崎還不明白,事件早已經結束。他卻是被大家所遺忘的那一個。太陽早已經把他曬,這一喊話過了許久都沒有任何響應,他呆立著,有炎夏裏的一陣淒涼的風卷起幾片葉子從他身旁吹過。





銀時篇完





[TBC]
最近没怎么记啊
废话连连

銀色の輝き(八爪)

Author:銀色の輝き(八爪)
·无能高中生
·紫菜+MANGO最爱
·同人腐女
·家里蹲...宅不成的宅
·腹.S的倾向
·天然卷(发梢卷)
·眼神浑浊的大近视
·好逸恶劳的FC

QQ:81236633
MSN:wsm863ns@hotmail.com

☆CP★
土银至上~!!!冲神牢固!近妙最高!
另外的爱已经淡化了...不提罢

本站LOGO

BLOG



URL:
http://sapphirelight.blog114.fc2.com/

吐糟大会


分得太多了
这个月才几篇...
计人器...

近来可好来句问候如何?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パーフェクトワールド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